跑步

山西落马女老虎白云与被查商人王国瑞交好

2019-08-14 17:5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月29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接受组织调查。CFP供图(资料图片)

  9月12日,山西省阳泉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王民被带走协助调查。阳泉这一 煤铁之乡 再次成为山西反腐的焦点。

  此前的8月29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接受组织调查。

  王民与金道铭及白云均有职务交集。公开简历显示,现年59岁的王民1971年参加工作,从临汾汽车运输公司办公室干事做起,1 年后进入山西省汽车运输公司,任纪委专职委员。1988年出任山西省监察厅办公室主任,在省纪检系统工作至2008年,其间曾与2006年任省纪委书记的金道铭有两年的职务交集。

  2008年,王民前往阳泉,任纪委书记至今。在这里,王民与白云,共同工作了4年。

  从2014年6月以来,阳泉多名官员落马,包括阳泉平定县县委书记王银旺、副县长王海平及郊区区委副书记杨艳红、城区区人大副主任、总工会主席范秀林等。此前,201 年5月,郊区区委书记王永珍,及曾任阳泉市纪委副书记、时任山西高速公路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冯朝辉,双双落马。

  白云曾经在吕梁、阳泉、运城三地工作。一名接近白云的人士表示,白云在吕梁期间作为专职副书记,主要分管农业、科教和党建,与煤老板接触的机会很少,在运城只工作了一年。她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阳泉与商人王国瑞的关系及与当地的煤矿私采乱象有关。

  靴子落地

  就在8月29日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前一天,白云还在主持筹备第二届晋商大会。

  在当天的第二届晋商大会组委会第三次会议上,白云还在要求 各部门要树立精品意识,以强烈的责任心、良好的精神风貌、饱满的工作热情、认真的服务态度,再严格检查每个环节、每个阶段,确保本届大会圆满成功 。

  在山西多名知名富豪被带走调查,反腐风暴愈演愈烈的背景下,9月2日召开的晋商大会异常低调,原定参会的多家媒体在开会前一天收到短信通知,称因为会议规模小,谢绝记者参会报道。

  仿佛一个轮回,两年前主持晋商大会的,是当时的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聂春玉。相隔一周,白云、聂春玉两人先后被宣布落马。

  其实,白云落马,可以用 靴子落地 来形容。7月9日,总部位于山西阳泉的华通路桥集团(以下简称 华通路桥 )董事长王国瑞被带走调查。王有着山西 路桥大王 之称,多次登上胡润百富榜,曾在河南力推首届晋商大会。自他出事后,白云被调查的消息就不时传出。

  现年54岁的白云16岁参加工作,在国防科委廿基地通讯总站卫生队做卫生员。1984年,24岁的白云进入朔县县委宣传部任党教科副科长,同年,白云开始在雁北师范专科学校干部专修科学习。

  1986年9月,在结束学习后的两个月,白云任平朔矿区工委团委书记。1989年,白云还参与了朔州建市工作。

  从1989年起,白云历任团朔州市委书记,团山西省委副书记、书记等职。

  200 年,白云转岗任吕梁市委副书记,2006年调任阳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随后的6年,白云都在阳泉度过,前 年任市长、后 年任书记。2012年转任运城市委书记,一年后的201 年2月升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

  从2006年任阳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到2012年以阳泉市委书记的身份离开,6年的阳泉岁月,对白云日后的升迁至关重要。

  梳理资料不难发现,这6年也是华通路桥发展的黄金时期,白云调离阳泉后,华通路桥的业绩也逐渐下滑。王国瑞在 胡润百富榜 的排名亦逐年下跌 201 年王国瑞以人民币26亿元资产排名第771位,与前一年相比,下降了2 8位。

  商人王国瑞被调查

  现年57岁的河南滑县人王国瑞,从在阳泉清理土石方的打工仔,到创办华通路桥集团,再到2009年登上 胡润百富榜 ,数十年扎根阳泉等晋东地区,历经商海沉浮,颇具传奇色彩。2005年,山西省河南商会成立,王国瑞出任会长,随后成为山西省政协委员。

  7月10日,《山西日报》刊发报道称, 鉴于王国瑞涉嫌违法,撤销王国瑞政协第十一届山西省委员会委员资格 。次日,华通路桥发布公告证实王国瑞被带走,该公司措辞谨慎,只是称 公司董事长王国瑞目前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调查 。

  时至今日,两个多月过去了,王国瑞仍无归来消息,亦未见有关部门披露调查情况。

  作为主营路桥建筑的企业,华通路桥在王国瑞的带领下频频取得来自晋东地区政府基础设施建设的大订单,一度成为山西最大的路桥建设民企。

  王国瑞被带走后,华通路桥曾一度陷入短融债兑付危机。华通路桥201 年发行了代号为 1 华通路桥CP001 金额4亿元的短融券,债券利息为7. 0%。这支短融券到期兑付日为2014年7月2 日,但7月16日,华通路桥对外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发行的4亿元201 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到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虽然在7月2 日的银行间市场资金系统关闭前,华通路桥将合计4.292亿元的本息款项分成多笔兑付至债权人机构账户中,但在这场危机中暴露出的一些数据值得关注。

  华通路桥一份政府欠款明细显示:山西省内各级政府欠款5.95亿元。其中阳泉地区共欠款4.42亿元,山西省其他地区欠款1.5 亿元,后者的还款责任单位主要为山西省交通厅和晋中市榆社县财政局。

  省内欠款数额前 名单位分别为阳泉市平定县重点公路工程指挥部1. 8亿元、平定师范学校4095万元、晋中市榆社县教科局 207万元。

  兑付危机发生时,阳泉市政府曾多次召开会议,敦促各欠钱单位尽快还款。但相关县区政府认账态度并不积极,理由是 一些项目未经批准开工 一些项目结算周期较长,程序尚未走完 部分工程款可能会涉嫌贪腐 。

 私挖滥采屡禁不绝

  位于晋东的阳泉,是山西省第三大城市,煤铁资源丰富。与吕梁等地不同的是,阳泉的矿多是浅层煤矿,这也使得露天的私挖滥采非常普遍。华通路桥也牵扯于此。

  一位要求匿名的阳泉官场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华通路桥的强大并不是依靠路桥建设,而是采煤,尤其是露采。

  自200 年以来,华通路桥多次以 复垦造地 治理地质灾害 等名义在阳泉市的盂县、平定县、郊区等地对浅层煤大肆进行露天开采。

  一位阳泉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所谓的土地治理是打政策 擦边球 ,这些工程的名义是地质灾害治理,属国土部门管理,好处是可以绕开山西的煤炭资源整合。即便被发现,也可以说 采煤是治理工程的一个步骤 。

  早在200 年10月,华通路桥就以 治理阴山河 的名义,在盂县牛村镇温池村购买村民土地挖露天煤。2009年春,华通路桥对盂县路家庄镇数个村庄的浅层煤进行露天采场,耕地林地被毁。

  在阳泉平定县张庄镇宁艾村,华通路桥以 土地复垦 、建设 现代高效农业园 的名义露采。农业园现场的告示牌上介绍,这片基地占地 000亩。初步测算,该 土地复垦 工程实际毁地1600余亩。

  2010年春,宁艾村发生大规模上访事件。平定县主要负责人召开现场会,发布的书面解释称,华通路桥的采挖是 土地复垦 ,挖煤是 为弥补公司在整理土地时的费用不足 。

  据知情者称,华通路桥大规模在宁艾村采煤,与2010年9月 0日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了一福建老板在阳泉平定县张庄镇以兴建 高效农业园 为名进行盗采的路数一样, 是经当地政府默许的 。

  其运作方式是,公司交钱给平定县政府设立的 平定县晋东置业投资有限公司 (当地行内人称其为 平台公司 ),然后由该公司再将钱分发给各级政府部门。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宁艾村如此 土地复垦 工程竟然得到了相关领导肯定。多重信源显示,华通路桥的煤炭生意得到了白云的支持。

  当时,在阳泉借各种土地整理之名行私挖滥采之实的不只华通路桥一家。露天盗采浅层煤挖毁了整村的土地,不少失地农民维权抗争,小规模的警民冲突时有发生。虽然部分乱采点被媒体曝光,但一些门路硬的公司仍不为所动,大发煤炭财。

  2011年1月1日,山西省政府办公厅下发晋政办发〔2011〕1号文件 关于严厉打击非法违法开采矿产资源的通知 ,明确要求取缔以各种工程名义变相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非法违法行为。

  但在官商相互庇佑和煤炭暴利的驱使下,各种名目的私挖滥采仍屡禁不绝。2011年6月中旬,央广新闻又曝光了阳泉盂县南娄镇秀寨村以建造 工业固体废物填埋处置场 名义盗采浅层煤事件。

  即便屡遭举报和曝光,一些在盂县、平定县等私挖滥采严重的区县任职的领导,仍被提拔。

  这些晋东煤矿私采乱象都发生在白云主政阳泉的时期。

  北坪煤矿倒手

  华通路桥的煤炭生意经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北坪煤矿。

  2010年,公安部挂牌督办阳泉 关氏兄弟 涉黑案。山西省公安厅成立了 5 6 专案组进驻阳泉,专案组侦查通报称: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的嫌疑人长期欺压百姓,严重破坏了社会治安秩序,在阳泉地区影响恶劣;他们欺行霸市,以黑养商、以黑护商,严重破坏经济秩序;他们不断向基层政权渗透,严重干扰了司法公正和司法程序。

  白云接受组织调查后,有报道称, 白云涉嫌涉黑 ,但数位任职阳泉党政部门多年的干部对此并不认同, 这纯属媒体无端猜测 。

  但重新梳理在这起震惊全国的涉黑案可以发现,与白云交好的王国瑞控制的华通路桥在其中的角色引人注意。

  2007年年底,关建民与许建军等几名股东采取暴力手段强行承包了北坪煤矿。当时正逢煤市高企,矿产利润颇丰。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到两年时间,华通路桥就从关氏黑恶势力手中取得了北坪煤矿的控制权。

  华通路桥获得北坪煤矿的方式非常讨巧。买入北坪煤矿的同时,华通路桥以7亿元的价格将40%的煤矿开采权倒卖给福建老板陈某,然后将部分款项支付给关氏兄弟。

  入手之后便是疯狂的采掘。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自2009年7月,华通路桥大约用了15个月,就将原批准手续中 面积2.51平方公里,储量800万吨,年开采21万吨 、设计可采年限 8年的的资源全部挖空。

  一知情人士颇有深意地反问: 华通路桥何以能从 欺行霸市,以黑养商、以黑护商 的关氏兄弟手中获得北坪煤矿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