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究竟是谁给谁打工

2019-11-09 19:2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究竟是谁给谁打工

  王旭为宋老板开车多年了,可是他依旧不能容忍别人把他当打工仔看。甚至宋老板有时不经意间的自然流露,也会招来他的抵触和反感。他表面上不敢不服,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可心里却在暗骂和诅咒他。你也少在小爷跟前抖威风,狗眼看人低。不错,眼下俺的确是寄

  王旭为宋老板开车多年了,可是他依旧不能容忍别人把他当打工仔看。甚至宋老板有时不经意间的自然流露,也会招来他的抵触和反感。他表面上不敢不服,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可心里却在暗骂和诅咒他。你也少在小爷跟前抖威风,狗眼看人低。不错,眼下俺的确是寄你篱下,可谁也难说自己就能一竿子捅到底。没听说过吗,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保不齐那天你也会走背字的。而俺也说不定那天会时来运转,春风得意。到时侯咱俩究竟谁替谁打工还说不好呢!王旭为宋老板开车,本来是想跟着他多接触接触社会,多见识见识世面,多积攒一点人脉,多积累一些商场上的经验。万一那天自己跳槽了,或者拉出去单干,也少走些弯路。可去年的一次奇耻大辱让他燃起了仇恨,并改变了原先的主意。春节前,宋老板迟迟不发工资。一些外来打工的穷哥们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忙活一年了,一家老小都还等着他们拿钱回家过节呢!可小年都过了,大家还是两手空空。要紧的时候,宋老板头不伸,面不露。情急之下,大家想起了为老板开车的司机王旭。因为他平时没事的时候,常去车间或工地走走,跟好些打工的哥们混的挺熟。这会儿大伙前来相求,他不好推辞。就当即答应帮着他们找找看。也许是自己太过自信了,也许是机会把握的不好,或者是宋老板有啥难处什么的。总之,这下惹了大祸。他不仅勃然大怒,把王旭骂了个狗血喷头,还当众羞辱了他:“你小子懂得个毬?开了两天熊车,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敢过问起老板的事了。你认为你是谁?真要是不想干了?告诉你吧,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司机一抓一大把,遍地皆是!”王旭忍声吞气地解释了半天,可余怒未消的宋老板,不依不饶。还是呵斥连天:“你给我听着,以后单位的事你少插嘴。少闲吃萝卜淡操心。一个小司机也不尿泡尿照照自己,究竟有多长多粗。真是笑话。现在你给我听好了:想干就开好你的车,不想干,就麻利地滚蛋去毬!”当时,王旭气得真想翻脸,跟他大干一仗,然后一走了之。可一个女人的殷勤笑容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于是一个恶毒的报复计划在他心中萌生。他默念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丈夫须得能屈能伸。他平抑着胸中怒火,强忍着低下了那颗高傲的头。以后的日子他处处小心行事,毕恭毕敬地侍奉着“主子”。宋老板见他服服帖帖,谦卑有加,还以为其孺子可教呢,也就没再去找他什么麻烦。宋老板在外养小三的事谁都能瞒着,可无法瞒着王旭。王旭常开车送他过去幽会。宋老板为了讨得心上人林雪儿的欢心,新近在高档小区买了一座别墅。王旭隔三差五地去那儿接送他,也时常被安排开车送美女去市里采购。时间长了,两个年轻人就熟稔了起来。一个是除了不富,自然条件无可挑剔的帅哥,一个是除了名不正,啥都是名牌的美女。两人有着寄人篱下的共同身世和同样青春年少的本钱。他们由起初的惺惺相惜和互为好感,渐渐地生出爱慕之意。如果说林雪儿是情不自禁的话,那王旭除了情不自禁以外,他还别有一番心机。年轻人的男欢女爱是醉人的,与王旭在一起恩爱缠绵的感觉,比起和那个年过半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半截老货来,简直是乐不胜支,美不胜收。她真想抛弃一切和他私奔,彻底摆脱这尴尬的处境,去寻求一种自己向往的全新生活。而他也被她的美貌和温柔迷住了。本以为被人包养的小三都是贪图富贵,爱慕虚荣的花瓶式女人。虽外表光鲜,内里却毫无内容。可实际接触后,他发现林雪儿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徒有其表。她当初接受宋的包养也是因母亲有病,需要一笔为数不小的治疗费。在大学刚毕业,工作还没着落的境况下,带着卖身救母的孝义,自投罗的。现在母亲已故,她别无牵挂,本想择机而去,摆脱这不光彩,为世人所唾弃的小三处境。可偏偏又爱上了帅哥司机王旭。以致让她的原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王旭和林雪儿相处十分小心,他生怕宋老板生疑。每次和她幽会都是尾随老板上了楼,看着他进了自家屋门后,才敢开车离去。这就等于直接把他交给了他的夫人,因为只有这样他和雪儿才是最安全的。有时白天想雪儿了,他也不敢开车去找她。他会在得知老板暂不用车的口信后,将那辆十分招眼的奔驰车停靠在老板的眼皮下,然后偷着打的去会心上人。另外他和她还约定好,相互间不打。有事就发信息联系。而且要确保信息读完即删,绝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正是这种严密的防范措施让他们安全地度过了撩人的春季和浪漫的夏季。一日雪儿对王旭说:“亲爱的,我可能怀上了。”王旭警觉地问:“谁的?”雪儿说:“八九不离十是你的。”王旭又狐疑地问“怎么能这么肯定?”雪儿回道:“每次他来的时候,我都格外大小心,事先就采取了措施。而和你在一起时,我从不设防。”王旭听了雪儿的话,脸上转惊为喜。他猛地抱起她喊道:“这么说,我要做爸爸了!”雪儿幸福地连连点头。他抱着她旋转着,她忘情地欢笑着,两人疯闹了好一阵子。等冷静了下来后,王旭说:“宝贝儿,记住:在姓宋的面前绝对要一口咬定是他的种。”雪儿不解地问:“为什么?”王旭说:“这还不明白吗,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咱们想要的。”雪儿说:“我还是不明白。”王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面对面地对他说:“傻丫头,你想想,宋只有一个女儿,连做梦都想要个男孩子。他要是听说你怀上了,一定幻想着是个儿子。那时你可以用孩子的去留作砝码,同他讨价还价。这样不仅可以将这所别墅弄到手,而且还能狠狠地捞上一笔青春赔偿费或者抚养费什么的。到那时我们再考虑远走高飞的事。”雪儿没想到王旭还有那么重的心机,她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直视着他问:“这样做咱是不是损了点儿?”王旭说:“损,一点都不!他的财产从一开始就不干净,你知道他是怎么起家的吗?”雪儿摇摇头。王旭就把宋老板的老根给刨了出来:“善于投机的他,搭上了企业改制的便车,一夜间由一个红顶官人摇身变为身价几千万的私企老板。当初他瞒报资产,事先以单位要改制的名义,私下与几家外地客户密谋,暂缓结算工程款,然后将其作死账坏账处理。蒙混过了审计关,骗取了上级以零资产变现给职工的优惠政策。并乘机和一个手下联手盘下了该公司。后来再用少许的钱打发了那个手下,现在的所谓有限公司实际上已成了他宋氏的独资企业。事情木已成舟后,这才将外面的欠款一一回收到位,从而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如果让我给他定位的话,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承改制之机,钻营政策空子的一个暴发户。这还不算,成了私企老板的他,偷税漏税,以次充好,偷工减料,克扣工人工资的瞎包事也没少干。无外乎一个伟人曾说:资本的原始积累充满了血腥。”雪儿听得有些傻了,没想到衣冠楚楚的他,发家史竟是靠投机专营掠夺来的。而自己现在所花的每一毛钱也都不是那么的干净。王旭见她陷入了沉思,就又进一步地说道:“宝贝,你说他这样得来的钱我们从他腰包里掏出来一些有什么不可?要不,咱们就权当是替国家和人民清算他的!”雪儿听了后终于下定了决心。阴险狡诈的宋老板没能躲过两个年轻人的联手算计。也许他是被温柔乡所沉迷而难以自拔;也许是为雪儿肚子里的孩子所心动;更可能是在雪儿要流掉孩子的要挟下,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他竟完全按照她的意思,不仅过户了房产,还成天往她卡里打钱。按他的话说:“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包养费不包养费,青春补偿费不青春补偿费的,其实我给你的钱就是你的日常生活费和必要的开销费罢了。至于以后孩子的抚养费,教育费什么的我会另作考虑的。总之你是我的女人,你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我的种,我不会亏待你们娘俩的。”其实雪儿要不是用流产相要挟,即便她有一百个理由,他也不会轻易地上当受骗的。这下好了,一切都按照两人的计划一步一步地实现了,没过多久雪儿的账户上就有了七位数。孩子再有两三个月就要降生了,雪儿还真怕小东西生下来后,宋老板再去做什么亲子鉴定啥的。到那时,真相如若被揭穿,他岂能善罢甘休。王旭也在为此担心。这几天他正盘算着如何将房产捣鼓出去,然后带着雪儿和存款从这座城市消失,去一个他寻找不到的地方,建设一个幸福的安乐窝。也就在两人密谋私奔之际,宋老板突然出事了。前几天他带着几个技术人人员去东南亚某国考察,准备在南洋发展业务,回来的时候,不想飞机失事。噩耗传来,宋家悲痛万分。后来宋夫人让王旭随她去处理后事。完事后,是王旭抱着宋老板的骨灰和夫人同机回到家的。追悼会上,王旭站在奠堂前为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毕竟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他收留了他。但一码算一码,他默默地念叨着:宋老板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不该一直把俺当打工仔对待。今天俺就在你灵前对你说,不错,我是个给你打工的司机,可你真的不该那么羞辱我。我说咱俩以后还不知谁给谁打工呢,怎么样,我的话应验了吧!我轻而易举地得到了雪儿,还有房子票子和孩子,可以说你生前的努力一半归了俺。既然你人都没了,我也不想占了便宜再反过来奚落你了,不过,事实证明:不是我为你打工,而是你一直在为我打工。所以我对你是既感激又抱歉。希望你好好安息,一路好走!”默哀完,他走到宋夫人跟前,和她握了握手,然后匆匆离去。这时响了起来,是雪儿的。一个小生命就要降生了,雪儿这会儿正等着他去医院呢。

  (:收获)

模具加工设备/配件
摩羯座
租房知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