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大罗飞仙 二十二 收徒

2019-12-02 19:3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罗飞仙 二十二 收徒

三年的时光悄然而逝,在内门之中,陈长空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而在这三年间,他的修为更是突破到骨血圆满之境,而今日,正是宗门祭祖之时,不出意外的话,祭祖完毕之后,当代宗主季东阳就会收他为弟子。

静室之中,陈长空在入定之中醒来,推开门,吸了一口山间新鲜的空气,向天都峰飞驰而去!

期间遇到很多内门弟子叫他陈师兄,他都含笑点头示意。

...

天都峰山脚,被一座新修葺的迎宾大殿所占据,门前旌旗招展。

马文才站在桌案后,焦急的不断转身跺脚。

“他么的,不是告诉那小子了吗,今日迎宾,还敢迟到!”

“首席!”

陈长空看到马文才焦急的身影,不禁好笑,同时亦觉心中一暖。

“臭小子,你可来了,今天站在迎宾这的可是代表我们天都宗的脸面,切记别掉了链子!”

马文才严肃的叮嘱道。

“知道了,首席!”

陈长空索然无味的敷衍道,只因这迎宾太无味,还不如修炼呢,不过马文才特意安排自己来是对自己的看重,心中也十分的感激马文才。

“岳宗主,来了,带什么礼物,快,快,里面请!”

马文才一边招呼道,一边对着殿内的弟子狂喊:快奉茶!

忽然一阵惊喜的声音自陈长空耳边传来,”是你!”

陈长空转身一看,不禁愕然,竟然是当初在死寂蛮荒沙海所遇见的那个彩衣少女。

“你原来是天都宗的弟子啊?”少女有些惊讶的问道。

“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陈长空,不知仙子芳名?”陈长空连道

“瞧着你面容憨厚,想不到也油嘴滑舌的,记住了,本小姐牧瑾瑶。”牧瑾瑶嘟着嘴,精致的面容上,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陈长空。

仿佛被牧瑾瑶盯的有些不好意思,陈长空讪笑了笑,正要说话,忽然马文才那边一个锦袍中年呼喊道:”小姐,我们进去吧!”

“好了,我家里人喊我了,改日再聊哦,”少女转身欲走。

“呵呵,好...好...”陈长空有些不知所措的摸了摸脑袋,傻笑道。

“呵呵,傻样!”如银铃一般的声音正在远去。

“怎么,相中那个姑娘了?”陈长空转头,一张大胖脸映入他眼帘,面上还充满促狭之色。

“哪有,首席你也学会开玩笑了。”陈长空转头,心中仿佛有一个身影深驻。

“咳咳,那姑娘可是来自中州......”马文才干咳一声,见陈长空支着耳朵,不禁故意的一顿。

“有点好感,首席您喝茶!”

陈长空赶紧转身,并将茶奉上!

“孺子可教也,看在这碗茶上,便告诉你吧,传说这位姑娘来自中州的皇族,具体身份不明,但地位极高,看到之前喊他小姐的中年男子了吗,那是钦天监的司正,能让钦天监的四号人物称为小姐,身份能简单的了?”

马文才喝了一口茶水,啧啧道。

“中州皇族吗?”

陈长空心中暗道。

这时,忽然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陈长空的眼帘,竟然是燕长歌!

此时的燕长歌很恭敬的陪同在一个花白头发老者的身后,徐徐的说着些什么。

“燕道友,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快请里面做,长歌,把茶沏上哈!”

马文才将那老者迎进殿去,还不忘叮嘱燕长歌。

“看到了吧,刚才那老者是燕长歌他们家族的族长,修为不低于我,同门之间要搞好关系记得。”

似意有所指,马文才向陈长空道。

“燕家么,刚才那老者自我身前走过时,我分明感觉到隐藏在他身躯中的那种锋利敌意,不出所料的话燕长歌定然将我拥有道经的消息传讯给了他的家族,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老者所散发的那种敌意!”

“不过,在天都宗之中我不必担心,燕家即使再神通广大,也不敢在天都总动手,况且唯一的燕长歌也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唯一需要提防的就是在宗门之外!”

陈长空盯着那消失在大殿之中的燕家之人,心中暗道。

“族长,看到了吗,刚才那个身穿青衣的弟子就是陈长空,就是他拥有道经!”

在其身后的燕长歌徐徐望向前方的身影,并且小声道,见族长顿了顿头,他顿时不再多言。

此时,山下的迎宾已经告一段落,陈长空跟随马文才来到了天都峰的山巅。

天都峰的山巅为了迎接盛世,已经被整修成一个广场,在广场的台阶之上,赫然站立着几个人影,他们分别是各峰的首席和宗主季东阳。

这是陈长空第一次见到除马文才之外的首席,只见一个身穿红衣面容冷漠的女子越众而出,取出一篇祭文,徐徐读了起来。

“我天都立道三千载......”

陈长空不禁望向他最熟识的马文才,只见其神色间尽是肃穆之色。

在祭文之后,各种繁杂到极致的程序不断的摧残陈长空的心神,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倦意,好不容易熬到了祭典结束,又被马文才叮嘱了一番,不要走动,有事!

祭祖结束之后自然是觥筹交错,举杯换盏间尽是人声鼎沸。

此时,在上座的季东阳徐徐放下手上的酒盏,双手缓缓向下一压。

“借着大家都在,也借着此次的盛事,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那就是,今日,我将要收第三位入门弟子,他就是陈长空!”

季东阳一直陈长空,大殿之中的目光忽然都聚集在陈长空身上。

“季宗主果然是慧眼识珠啊,此等良才不多见啊!”

“季宗主眼光独到,自然不是我等能相比...”

种种的恭维之词自人群之中传来,似乎兴成了一波又一波的音浪,向陈长空扑面拍来!

“长空,你过来!”

季东阳向陈长空挥挥手,示意让他过来,陈长空定了定神,急忙跑了过去。

季东阳似乎很高兴,他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盯着陈长空,有一股淡淡的酒气自他口腔中传出。

“我欲收你为我入门第三位弟子,你可愿意?”

“弟子愿意!”

“慢,宗主切勿不可收此子为徒!”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响彻整个大殿。

原研进口治疗阳痿
便利妥护理垫几种规格
男人一生中都会阳痿吗
护理垫棉柔和纤薄哪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