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向着文学的真谛

2019-11-19 08:0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作者:陈惠芬 

  《海儿》是青岛作者有利的长篇处女作,也是他计划中的自传三部曲的第一部。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他用铅笔写在一张张白纸上的手稿,或许不能想象这样一部不无童真的作品,出自一个不说饱经沧桑也几经磨难的汉子的笔底。作者童年时代在海边长大,小小年纪就成了一个海碰子,成年后做过水手,经历丰富复杂,形成了和大海一般粗犷豪放的个性和外表,然而,就像大海也有温柔细腻的一面和时刻,童年的生活和纯真一直被珍藏着,以至成为他文学道路的开端。

  说《海儿》是一部不无童真的作品,不仅是因为小说所讲述的故事,也是因为叙事的基调。“我”一脑门的“歪点子”简直到了让人避之不及的程度,而他所有的“坏”根本上都是儿童才能有的思维和方式,那些个歪点子只有像他这样的“淘气鬼”才想得出来,这也是他让大人们挠头不已的地方,因为他们根本不能想象因而也摸不准他下一个“坏”来自何方,从而完全失去了对他的控制力。看得出,作者对“我”的“人小鬼大”其实不无“得意”,那些歪点子记录了“我”童年的“劣迹”,也显露了其“智慧”的“痛苦”或“出路”。《海儿》让人感到“轻松”的还在于,小说表现了一种对生活宽容谅解的态度。师傅王老四在“我”成为一个少年海碰子的经历中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性格却并不像通常所以为的那样具有劳动人民的宽厚淳朴,作品在记叙他的冷漠、怪僻的同时,则始终保持了一种敬意。即便是让姐弟俩遭了不少罪的继母,作者也努力体谅她原本也是个“苦人儿”……这些都使作品有了一种“真挚”的力量,童年的苦难不仅没有成为人生路上的包袱,反而成为洗刷心灵积垢的有效制剂。这就相当地接近了文学的真谛。当今的时代里如果人们还需要文学,或者说文学还有感召力,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对人心、人性依然有着抚慰作用。

  作者自称只上过小学四年,却不难发现其作品中俄苏文学的影响。《海儿》无意中流露出来的那种不失乐观的淡淡忧伤,使它和俄苏文学有了某种精神的联系。小说的一些细节和描写也非常质朴动人,富有生活气息和时代的意味。比如“我”和娜娜两小无猜,有天娜娜的眼睛里落进了沙子,“我”一心一意却又笨手笨脚地想用指头帮她弄出来,让娜娜痛得直跳脚,结果还是娜娜教他用舌尖轻轻地舔出来,却遭到了大人的斥责。

  在那样的时代里,少年的童真免不了要为时代本身的“思有邪”所误会和打击。《海儿》的结尾这样写道:“我”初中毕业即将参加工作前重回了老家,见到了惟一给过他可谓“母爱”的大妈,准备好的话一瞬间全忘了,只把大妈苍老瘦小的身子紧紧地拥在怀里,并且尽情地哭了起来,“这一夜,我是跟着我的大妈一起睡的……是的,是的,那一天晚上,我和我的大妈,是非常非常幸福的”——我以为这是《海儿》中最为感人、最具童真的一节。

  续篇《海恋》记述了“我”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鲁南1 号”当水手的一段经历,以及重回陆地、成人结婚又离婚的人生波折,同样有着令人动容的部分。如和“威海的娟娟”的“苦恋”。娟娟明明已有了未婚夫,却和“我”谈了长达五年的“恋爱”,她的父母默认和“怂恿”他/她们的来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遥遥地听说“我”有个当官的爹,还有远洋船上的那一份高工资。娟娟后来坦白自己并不爱他,还每次都把裤带结成了死扣,但那一时代青年男女的性的冲动和压抑却因此而更令人震撼。最终成了“我”的妻子的娜娜是《海恋》中另一个富有时代性的人物,她早早地读了夜校,考文凭、考律师,不甘于过一种清贫或平庸的生活,时刻寻求着更大的发展机会,容易崇拜和迷恋年长于自己的“有知识”的男性,是上世纪80年代在我们周遭常能见到的一类女性,在她们的身上凝聚了时代诸多的信息和症候。包括那个“勾引”娜娜的高干子弟、省报记者“杨老师”,其实也颇为“典型”,是改革开放之初有能力、有机会“得风气之先”的阶层和人物。在娜娜和“杨老师”的故事里,实有着我们这个时代深深的脉络,如果作者能超越“我”一己的“爱恨情仇”,站在更为宽阔的视角来看待和描写,《海恋》的立意和境界将更上一层。

  作为处女作,《海儿》和《海恋》显示了作者丰富的生活积累和才华,某种程度可说是出手不凡。期待着作者第三部的故事更精彩。

  (实习编辑:马妍)

 

安徽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呼和浩特妇科医院
唐山好的男科医院
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
石家庄爱尔医院段嘉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