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圣符天音 第五十七章 人贡

2020-01-17 03:02: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符天音 第五十七章 人贡

一行人钻进密林,沿着一条若有若无的林间小道穿行。速度很慢,每一步走都很小心。

田农襄不解,“这是干啥?”

“设有机关。”瘦弱少年神神秘秘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田农彦。”

“帮我抄族规好不好?”田农襄一脸乞求。

田农彦摇了摇头,“武老安排的事情,我可不敢代。”

“切,什么武老,是老祖安排的。”田农襄满不在乎。

田农彦一惊,“那更不敢了。”

“胆小鬼!”田农襄不忿。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满肚子坏水,难怪武老不放心。”余婆笑着训斥。

“那些弯弯曲曲的符号,老家伙让我画一千遍,你说有多可恶?”田农襄心中不甘。

“住嘴,什么老家伙!”田农贲愤然扭头。

田农襄没敢辩驳。因为一群人皱着眉头看他,显然那驼背老头惹不得。

“说的没错嘛,那不就是个老家伙嘛!”抓他进村的矮挫老头田农铁呲牙笑着,“娃娃,咱不怕,大不了多抄几千遍不是。”

田农襄伸了伸舌头,“铁爷,你帮我抄?”

“我是那种人吗?”田农铁老脸一绷。

“我看像!”田农襄连忙拍马屁。

“得了吧,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还抄族规?”有人一旁打趣。

“哪能呢,真人不露相嘛!”田农襄继续拍。

田农铁腆着老脸笑道:“你这孩子懂事,他妈我就喜欢你。”说着将田农襄抱了过去,抬手撂在半空又伸手接住,来回几次,惹得田农襄咯咯大笑。

余婆在一旁忙道:“铁哥,别吓着孩子了。”

“怕鸟,这家伙连老祖都敢骂,能吓着他?吓着我还差不多。”田农铁说着又往空中撂了几下,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

“铁爷,老祖很强吗?”田农襄问道。

“啧啧,岂是很强,那叫强的很。”田农武砸吧着嘴答道。

田农襄两眼睁的溜圆,“真的?那为何我们族如此弱小?”话音未落,又惹得一群人看他。

“小瘪娃,懂个屁。什么叫弱小,我们族强大的时候,那些什么皇什么尊的都的爬着。”田农铁说的唾沫横飞。

“真的假的!?欺负我年纪小吧?”田农襄不屑一顾地道。

“欺负你,有这个必要吗?”田农铁的话音刚落,突闻田农贲吼道:“谁?”接着密林深处有个人影晃过。田农贲唰地一声抽出利剑,几个族人随即张弓搭箭,瞄向刚才人影闪没之处。

“何方神圣,可以现身了。”田农贲怒目圆睁,冲着那个方向怒吼。

嘿嘿!两声冷笑之后又恢复平静。

田农贲手持利剑缓缓向那个方向走了几步。吱,突然有什么东西在厚厚的枯叶下涌来。田农贲挥剑斩去,砰地一声,发出刺耳的铁器撞击声。“小心!”田农贲一声大吼,凌空而起。

“我来!”田农铁将肩膀上的田农襄撂给余婆,抱起身旁的巨石,揉身而上,挥动双臂,砸将过去。轰!那枯叶涌动处被砸了个大坑,归于平静。

与此同时,田农贲从天而降,将利剑刺进巨石之旁松软之处,枯叶扬天。

“快退!”田农贲大喊,再次凌空而起。接着,一团黑雾卷着枯叶扑向田农贲。噌噌几声,五枚箭矢破空而出射向黑雾。黑雾内传出嗷的一声,转身窜进密林,瞬间没了踪迹。

“那是什么东西?”田农铁喊道。

田农贲默默地摇了摇头,“我们不是那东西的对手。”

一干人面面相觑,有人问道:“那他为何避退?”

“不清楚,或许是离我祖坛太近,怕惊动老祖。”田农贲声音低沉。

“怎么办?”有人问道。

田农贲瞪着矮挫老头,“铁叔,祭骨宝,若那东西再出现,就和他拼了。”

田农铁点了点头,随即从兜囊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白骨,捧在手上,念念有词。一层薄薄的白光泛起,渐渐散开,将田农铁笼罩其中。

田农襄惊奇地看着这一切,既惊又疑,不知是什么动物身上的一块骨头竟会有如此妙用。

“嘿嘿”,又是两声冷笑从密林深处传来。接着见灌丛中人影一晃。

田农贲心头一紧,不止一人。亮声喊道:“不知是哪位前辈驾临,何不亮身一见?”

“嗖”一道亮光从群人头顶破空而过,扎进密林深处。砰!两物相撞,发出震耳的响声。

接着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帝丘田农如此待客之道?”

“鹏兄如此雅兴,竟潜入我密地!”田农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群人一愣,有人兴奋地喊道:“武老到了!”

“帝落皇兴,万彊之地,皆为炎皇所属。你要挡我去路吗?”

“我族与炎皇有约,此乃我族密地,未经老祖允可,任何人不得入内。魏乾兄要破此例吗?”田农武的声音冷冽。

魏乾干咳一声,似在琢磨如何应答。短暂的沉默之后,他讪讪道:“又临人贡之期,我奉令巡视五边,探寻各族英才。”

“哼!你所行之事恐怕连你旗主也不知吧?”田农武驳斥道。

“此话何意?”魏乾不阴不阳地说道。

田农武冷笑一声,“没别的意思,只是劝你还是离去的好。”

“看来武老是对我驭魔旗有成见。”魏乾声音森冷。

“不敢,只是谨守炎皇击掌之约而已。”此时,田农武已从群人身后缓缓而来,站在族人前边。

“那就好,人贡之期已近,选好后生了没有?”魏乾森然笑着。

田农氏一干人怒视着那个方向,心中愤恨。“人贡”是近四五十年来才兴起的事情,每隔五年,各族都要向驭魔旗奉上十来岁的后生,少则一名,多则不限。按驭魔旗所言,说是为兴盛人族培养各族后生。而多年来,奉上的后生却一去皆杳无音讯。但驭魔旗势大,又得罪不起,各族虽然极为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奉送。如此一来,每逢人贡之时,各族间常有抢夺、偷猎婴儿的事情发生。好在帝丘田农人数虽少,但实力够强,几年来遗失婴儿的事情倒不多,但明偷暗抢的事情还是有的。

“哈哈……”魏乾放肆地笑过后,不阴不阳地说道:“若不想被灭族,还是照办的好!我们走!”随即几道人影闪烁,瞬间隐没于密林之中。

“武老,若非你来,我等可就……”田农贲躬身说道。

田农武摆了摆手挡住了他的话头,“族长传信,说有人在密林中出没,我方来此,恰好碰个正着。”他顿了一下,幽幽道:“魏乾老匹夫此来想要干什么?难道驭魔旗真敢违背炎皇指令行事?亦或根本就是炎皇令他们来的?”

他说着摇了摇头,转身望着族人道:“适临非常之时,不可大意,我再送你们一程。”

一名族人轻声问道:“既然如此,何不将族人迁进密地?”

田农武看了他一眼,“若全族迁来,密地恐将很快暴露于天下。何况族地那边有三座阵制防护,亦是这边的屏障,相互呼应,方可护我族不亡。”

族人点了点头,大家心中清楚这个道理。毕竟多年来生活在族地,若轻易放弃实为可惜。且密地之中虽暗设机关,然其能守土亦能伤人,若族人不小心陷进那些机关,一样会魂飞魄散。所以,这里只能临时避难,想要长期居住却行不通。

田农武看了一眼被骨宝包裹的田农铁,道:“收了骨宝吧,这些宝贝我族可不多,若用在魏乾这些人身上,实为可惜。说完他大袖一挥,田农铁身上的白光慢慢收敛、暗淡,又化成一块巴掌大的白骨。

“走吧!”田农武说完,伸手从余婆手上抱过田农襄,“小子,爷爷再送你一程。”

“我陪你身边行不?”田农襄眨巴着眼睛。

“不行,族地那边更安全,不记得前些天发生的事情了?”田农武老脸紧绷。

田农襄嘿嘿一笑,“那不还有你在身边嘛。”

“我在也不行,能够进入密地的,皆实力强绝,我得全力周旋,你在我身边是个累赘。”田农武说着带队向前走去。

“还有比你更强的人?那头黑狮就不是你对手。”田农襄讪讪笑道。

“少拍马屁,比我高明的人多得是,规规矩矩去族地修炼吐纳之法。待一个周天运转十个时辰以上,再来见我。”

田农襄伸了伸舌头,“要是不行呢?”

田农武老脸一拉,“废话少说!”

一行人在田农武的带领下行走速度很快,没再像原来那样小心翼翼地摸索。十几个时辰后,穿行又百十里地,方才钻出密林。

蒲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龙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癫痫病医院
南京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