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16亿天价索赔宣告国家打击环境污染力度决

2019-08-15 20:28: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国首个宪法日来临之际,全国关注的泰州1.6亿元天价环境公益诉讼案昨天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省高院院长许前飞担任审判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邵建东出庭支持起诉,近 00人旁听了此次庭审。

  回归法官 省高院院长执槌审案

  昨日庭审现场,一袭黑色法袍的省高院院长许前飞敲下法槌,宣布庭审正式开始。

  同一天,省高院副院长周继业担任审判长,主持一起经济补偿金纠纷案的听证会。

  法院领导拿起法槌办案,在我省已不是首例。目前全省法院院、庭长共有 654人,其中院领导898人,庭领导2756人。1-10月,全省法院院、庭长担任审判长或承办人审理各类案件 万余件,占全省法院受理案件数近 0%,审结案件近27万件,占全省法院审结案件数的 1%。这也意味着,全省法院院领导共审理案件8000多件,人均审理9. 件。

  什么样的案件要院庭长亲自执槌?据采访获悉,主要是重大案件的审理。不久前二审的全国首例冷冻胚胎继承纠纷一案,就由无锡中院院长时永才担任审判长审理,情理兼具的判决书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

  院、庭长办案,正是落实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司法改革任务,让法院领导回归 法官角色 的必然要求,也是推进审判权力运行机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基础性工作。 许前飞说,落实院、庭长办案,可以更加鲜明地凸显审判中心地位、法官主体地位,可以倒逼院、庭长将时间精力、工作重心放在执法办案上来,营造抓办案主业、干事业的良好氛围,坚持下去必有好处。

  为了推动院、庭长办案,省高院在今年5月 0日下发了《关于全省法院院长、庭长办案的意见》,省高院每季度都会对全省法院院领导办案情况进行通报。

  四个多小时的庭审结束后,此案将择日继续审理。南京工业大学法律与行政学院院长刘小冰全程旁听了庭审。他认为,这起案件在江苏乃至全国都具有标杆意义。 它不仅是向公众昭示了司法机关打击环境污染的力度和决心,更重要的是,在宪法日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通过公开庭审,唤起公众对法律的尊重和敬畏。

  天价索赔 1.6亿元是怎么算出来的

  1.6亿元,这是环境公益诉讼史上最高民事赔偿。法院人士说, 此前,我省为数不多的公益诉讼案件中,最高的赔偿仅有1000多万元。

  其实,这个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并不复杂。2011 201 年,泰兴6家化工企业将废酸委托给没有危废处理资质的皮包公司,后者用改装的船舶,将两万多吨废酸偷偷倒入河中,造成严重污染。今年8月,14人因犯环境污染罪获刑2至5年。检察机关没有满足于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一个月后,泰州中院经过公开审理,对6家企业追加了亿元高额索赔。

  二审中上诉企业普遍提出,目前被污染的河水已经恢复为III类,不需要修复。 没有哪个机关采取措施对受污染河流进行环境治理,不应该有赔偿费用。 而泰州联合会和支持起诉的检方则认为,被倾倒长江内河的危险废物数量十分巨大,危险废物所含有的有毒物质对环境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后果,不能以长江具有的自我修复功能,现有水质的达标来否定损害后果的存在。

  那么,1.6亿元天价罚款是怎么算出的?一审中,东南大学能源与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吕锡武曾当庭提供技术咨询意见,证实大量副产盐酸、废酸倾倒入河流后,导致水体、水生物、河床等水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的损害,修复费用将远远超过正常治理成本。

  有关损害鉴定、赔偿金额的测算等问题,目前尚缺乏相关的法律依据。一审法院最终依据环保部《关于开展环境污染损害鉴定评估工作的若干意见》的附件《环境污染损害数额计算推测方法》提出的 虚拟治理成本 ,并根据受污染影响区域的环境功能敏感程度,确定一定倍数进行计算。该案虚拟治理成本为 600万元,根据受污染河流的敏感程度确定的系数为4.5倍,属于中间值,最终确定为1.6亿余元。再根据6家企业倾倒数量分摊赔偿额,最高的是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赔偿金额为8500余万元。

  该案是进入司法程序的环境污染案件中,污染程度最严重的案例。 虽然二审尚未结束,但省高院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亚平告诉,以后类似案件,法院也将严格根据环境污染后果向排污企业开出 罚单 。

2013年烟台旅游上市后企业
2008年西安E轮企业
15大趋势看懂2017年家居行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