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10万亿信托规模定位财富管理或转身为实业投行

2019-08-26 02:22: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业规模达到10万亿元,信托从业者似乎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多的底气。可与此同时,在诸多内外部负面因素的夹击之下,从信托经理到公司高管,人们对于未来的发展充满了疑问。信托业到底会往何处去?这个问题只有时间能够回答。在多变的政策、不确定的经济形势、竞争的非市场化等多种因素作用之下,人们很难预测明年的信托业到底会如何?是在做什么?但在繁华热闹、争论不休之中,正确的废话或许正是有意义的。

定位财富管理

信托的职能到底应该定位在财富管理还是资产管理,或者两者并行?在这种争论中,“资产管理”的概念强调的是信托公司对资产的管理运用,即满足融资人的需要,“财富管理”强调的是信托的投资属性,即帮助投资者实现财富增值需求。其实,信托作为资金融通机制,这两种功能是兼而有之且互为依托的。应该说,信托是通过管理资产实现了财富管理。但是从这个行业得以存在的基础来看,如果非要给一个定位,财富管理更为妥当。

其实融资需求可以有多种解决方式,而信托之所以必然能存在,是因为存在希望获取较高收益又能够承受较高风险的投资者的存在。正是因为投资者需要信托机构,或者以信托制度为基础的其他机构,才导致有一部分融资主体只能从信托机构获得资金支持。未来,中国的融资体系会更加发达,资金来源更加多元,但是信托依然可以立足,是因为投资者永远需要一个专业的受托人。融资方需要的是资金,其他的并不是根本性的。但是投资者需要的却是专业的受托人。所以,我们并不否认信托的资产管理和融资职能,但作为诸多融资渠道中的一种,信托能够安身立命的根本还是在于,投资者有对专业投资服务的强烈需求。也正因如此,可以判断,信托公司的未来发展趋势应当是,成为通过综合运用金融、、财务等专业知识,帮助投资者实现财富增值的财富管理机构。

做专业尽职受托人

人们曾经强调信托的制度优势、牌照优势,可是监管部门的一纸文件,就把这些优势给稀释了。制度红利终究是靠不住的,也没有永远靠谱的业务,只有永远的能力。无论是泛资管所带来的竞争,还是银行资管计划对通道业务的替代,只要具备优秀专业能力的公司,即便受到冲击也依然会有自己的市场。而且随着刚性兑付的打破和社会财富的进一步积累,具备强大专业能力的公司反倒可能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

专业能力体现在多个方面。项目的发掘设计能力、风险的控制能力、投后的管理能力、资金的募集能力,是优秀信托公司的“四条腿”。在刚性兑付的笼罩下,前两种能力不受关注,资金募集也不过是成本高低的问题,房地产高歌猛进之时,第三种能力也显不出差别。但随着风险的爆发,这四种能力将会紧密联系在一起,每个短板都会限制其他能力的发挥,尤其是风险控制能力这个隐蔽在幕后的能力将凸显其至关重要的地位。在一个正常投资市场中,风险控制能力将成为人们选择信托产品的核心参数。另外,可以预见,未来海外投资的需求将明显增加,对于巨富阶层和大型金融机构来说,能够在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和经济周期的经济体之间分散投资,是分散风险、获得较高投资回报的必备手段。

尽职意识的养成对信托公司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刚性兑付的笼罩下,人们只关心有没有兑付。但是从法律角度上说,受托人只要尽到了法律和合同约定的受托义务,则无论是否亏损,都不承担责任。所以在正常状态下,尽职管理的意识以及根据尽职标准而建立的项目审查、投后管理、信息披露等职责,是十分重要的。刚性兑付打破之后,信托业分化的一个标志将是尽职意识和尽职能力。实际上,目前优秀的企业已经开始向专业受托人转身。也许对于信托经理而言,挖掘项目是生存的根本。但是对信托公司而言,如何做好一个尽职尽责的专业受托人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之道。

或转身为实业投行

房地产业是近些年来信托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关机构的研究报告多半认为信托业参与到房地产中,是房地产泡沫的推手之一。的确,信托在房地产领域的参与经常与官方的调控政策相悖。但持续多年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到底是对是错呢?这本身也不是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高速发展时期的经济体,多经历过房地产业的快速发展,需要大量社会资金进入。也许有朝一日,回过头来看,人们会发现信托对于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实际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是中国式的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不过大跃进式开发建设也注定是特殊时期的现象。温州、(,)的泡沫已经破裂,不少“鬼城”正矗立在全国各地,许多三、四线城市的存量房明显超过一定阶段内的实际居住需求。也许,信托参与房地产总体上并没有错,但是眼下必须保持审慎的态度,而在可预见的未来,信托业必须寻找新的业务方向。房地产无论是通过行业自身衰退还是崩盘的方式进入低谷,它迟早要为实业让步。也许被绑架的市场主体已经难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但是趁早为自己留点后路,为未来做点准备总不会错的。

信托业或将转身为实业投行。目前信托业不做实业,一方面是因为房地产看得见、摸得着,相对好控制。实业则难以掌控。另一方面,在房地产火热之时,资金价格高企,实体企业利润微薄,根本无力支撑投资者的收益需求。但是对一个健康的经济体而言,产业的发展才是根本的命脉。信托必须在实业之中找到自己的广阔天地。不过,真正进行实业投资,信托必将面临许多难题。实业投资中的风险控制和投后管理的复杂、困难程度,绝非房地产可比。而且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律和特点。但也正因为此,信托更应当提早为转身实业做好准备。只有需要专业人员介入的投资领域,投资者才更需要一个专业的受托人,信托才能够从中获取酬劳。而且,越是有难度,越应当及早动手,才能把握住未来的机会。有人说实业是陌生领域,而且收益不高,但是“坐着赚钱”的日子终将过去。也许能够接受较低收益的()资金可以帮助信托业开展这样的尝试。有些公司已经开始作出有益的探索,但是信托未来的增长点到底在哪些产业之中,又该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产业,如何实现产业投资中的风险控制,如何在风险控制和产业发展规律之间实现平衡,这些都是需要在实践中摸索的问题。或许,将眼光放长、视野放宽,回顾房地产业疯狂之前的信托业,对照已经度过了房地产繁荣期的国家信托实践,可以得到有益的启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评价
河南治疗寻常型牛皮癣的医院那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