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素女寻仙 第1931章 威胁_1

2019-12-04 18:5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素女寻仙 第1931章 威胁

给大厨yorfei亲和氏璧的加更,谢谢亲~

张潇晗顾不得再与梅林来回试探,详详细细将冥界的一切询问了,得知之后也是吃惊不小,她一直以为世间就这枚一个冥界,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梅林也将能做到的全都做到了,冥城内进出包括转世的,竟然只有在上界陨落的魂魄。

这八千余年,别说玄黄大陆灵武大陆了,任何一位下界陨落的修士或者凡人的魂魄都没有过来过,更不用说仙界了。

要么,就是每一界都有自己的冥界,要么就是冥界还没有完全恢复。

梅林一直没有一个可以研究这些事情的修士,张潇晗刚刚到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抵触,既然说到了,也慢慢地平心静气了,不管如何,这八千多年的寂寞是实实在在的。

两个人将所有的可能都互补地商量了,最后无奈地发现,他们根本找不到原因,也发现不了漏洞。

契约的力量之下,梅林不可能有所隐瞒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会,刑罚者回来通报,意外的是,冥界从来没有范筱梵的魂魄进入,刑罚者不但查了所有人界修士的魂魄,还查了佛界的。

这又是一个意外,简约明明暗示了他解决了范筱梵,可范筱梵的魂魄竟然没有回到冥界,那只能说是范筱梵并没有陨落。

可简约做事绝对是干净利落的,怎么会留下范筱梵肉身这么大的破绽,张潇晗盯着梅林的眼睛,想的却是范筱梵的事情。

范筱梵先炼化了舍利,然后得到了佛像,佛界丢失了传承,难道这个传承会是佛像或者那个舍利,范筱梵肉身消亡,神魂却可以寄托在舍利或者佛像上?

不,若是佛像还在,简约不可能不收取的,也会告诉她的,难道是舍利?化作轻灰,或者比轻灰稍大?

张潇晗琢磨了好一会,只觉得心在一点点发凉,若她没有回到冥界,没有一时兴起查找范筱梵的魂魄,她又怎么知道范筱梵还在?

她不是惧怕范筱梵,但她惧怕隐藏起来的未知的敌人——是的,在她的心里,范筱梵早就成为敌人了。

“这范筱梵……”梅林皱皱眉头,记忆里几乎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我在下界的同门,原本还算得上朋友,现在,算得上仇人吧。”张潇晗摇摇头,不愿意多谈范筱梵这个名字。

两个人在香榭中再静默了会,张潇晗收拾起自己的情绪,转入今天的正题:“梅道友,我前来冥界,其实是另外的事情,我这里有些上古修士的魂魄,它们被封印在冰海上古战场上,不知道这些魂魄可否能转世投生。”

梅林的神色也正式起来,他还没有接收过上古修士的魂魄,更没有人将陨落修士的魂魄直接送来,闻言诧异道:“是摄魂幡吗?”

张潇晗含糊道:“差不多吧。”

梅林便点点头:“摄魂幡摄取的魂魄,只要没有被祭炼,三魂七魄中主魂还在,自然还可以转生,只不过没有经过往生壁,也无法转生,所以,还要先将魂魄送入五界。”

张潇晗皱皱眉:“不可以直接送入城外,或者送到影壁旁?”

梅林想想:“从来没有尝试过,应该也可以的,可以先试试,即便是主魂不全的,还可以炼制成魂晶。”

张潇晗在心内叹口气,知道冥界自然有它的奖惩规则,不是她能任意改变的,便取出魂幡,神识进入,魂幡之内,狂野死气沉沉,但其内冥城的辉煌并不亚于梅林控制的真正的冥城。

神识一转,一个魂魄就出现在香榭外,这个魂魄略带茫然地站在那里,然后空洞的眼窝之内露出凶意。

梅林走出香榭站在魂魄前看了一会,回头道:“张老板,这个魂魄主魂残缺,别说是转生,就是制作魂晶都无法做到,我看看——”

说着面向魂魄神智一点,一道黑光摄入到魂魄额头所在,梅林脸上呀然之色顿生:“这魂魄,它,它……”“它”了两声,却仿佛不知如何说才好,回过头看着张潇晗,眼睛里全是震惊。

张潇晗不动声色道:“如何?”

梅林的神情很是专注地望着张潇晗,再看看那个主魂不全的魂魄一会,转身回到香榭,还是站着,瞧着张潇晗的眼神里多了很多莫名的东西,接着很是恭敬地道:“它的主魂不全,正常生灵主魂不全,活着的时候要么痴呆,要么疯狂,陨落之后,魂魄也是处于疯狂之中,但它明显得到了温养,在它的魂体中我感觉到冥界的力量,可它根本没有在冥界出现。”

张潇晗沉吟了会道:“如果继续得到温养,还会转生吗?”

梅林想想道:“这般温养,抽取的不仅仅是魂晶内的力量,是用整个冥界的力量来温养,张老板,为一个区区上古修士损失冥界力量,得不偿失。”

张潇晗皱皱眉:“这个冥界的力量又是什么?”

“如果说灵力维持着下界平衡,仙力维持着上界,那么冥界的冥气才是稳固冥界的力量,张老板现在看到了冥城,其内充满冥气,与城外的死气还是不同,这些冥气的存在维持着冥界的运转,也让刑罚者可以得到比其它魂魄要高得多的能力,每有一个魂魄进入冥城往生,都要有充足的冥气支持。”梅林解释了几句,却觉得词不达意。

张潇晗点点头:“是不是就好比修士修炼之后飞升,这个魂魄主魂不足,但冥气可以温养生魂,然后才可转生。”

“对,是这样的。”梅林疑惑地望着张潇晗道,“但这个生魂好像还有不同,温养它魂体的冥气与我这冥界的冥气不同,感觉……它即便被完全温养了,主魂的缺失也不可逆转,但……”

梅林迟疑着,望着张潇晗,张潇晗眼睛一眨不眨地等待着,梅林眼神闪烁,终于咬咬牙:“我没有见过这样的魂魄,不敢说。”

张潇晗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梅林,好一会才伸手召回了那个魂魄,梅林的眼神跟着那个魂魄望着魂幡,视线在接触到魂幡的时候,忽然阴沉下来。

张潇晗将梅林表情的变化都收在眼底,梅林心中的惧意她也感觉到了,她向后靠靠,随意地靠在香榭的亭柱上,视线落在香榭外黑暗的天空。

香榭内的安静有些奇怪。

“梅道友大概还在奇怪,我怎么可能随意进出冥界?其实我也在奇怪。”张潇晗握着魂幡,不去看梅林。

梅林垂下双目,仿佛掩饰着他的情绪,契约之下,张潇晗感觉到他心里的惧意,这是这份惧意好像很是勉强,如果不仔细体会,很容易忽略。

“梅道友,你作为冥王,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歹你我之间也有契约,你以为真的能瞒住我?”张潇晗悠悠地叹口气,“还是你觉得我面目垂老,人也就跟着糊涂了,或者很快这个身体便不堪重负?”

张潇晗将视线重新落在梅林的身上:“还是你觉得这里是冥界,是你的地盘,我奈何不了你?”

张潇晗的声音很是温和,全不带一点威胁,可越是这样,其内隐含的胁迫之意越重,说道后来,温和的声音中也好像带着些怒意。

“张老板,我句句属实。”梅林的声音还算是镇静,手缩在衣袖中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是啊,你确实没有欺骗我,句句属实,但是,你没有把你知道的都讲出来,唉,梅道友,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契约了吗?也忘记了我的手段?”

张潇晗和颜悦色,轻言细语:“让我猜猜,你瞒下不说的都有什么?关于冥城,似乎不是很多,算作不大详细遗漏了吧,不过至少,你认出了这个幡旗,也知道一些我不大清楚的事情,可你怎么想的呢?冥界当然需要一位冥王了,不过冥界就是再回到过去那般,与我好像也没有多大关系吧。”

梅林猛地抬头,嘴唇蠕动了下,可还是一言不发

张潇晗揉揉眉头,“看来我是猜对了的,你笃定我不会毁了冥城,也以为我不会对你搜魂的吧,”张潇晗瞧着梅林面色难看却还挺着的样子,笑了下,“梅道友大可放心,冥界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冥王,我怎么舍得让冥城回到过去那般呢,嗯,那就是你的本事见长了,可以抗拒搜魂了。”

梅林深吸了一口气,腰杆渐渐笔直:“我梅林总归也是冥界的冥王,契约虽然在,但真要动用契约的力量,张老板,你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威胁我这个冥王呢?”

张潇晗凝视了梅林一会,慢慢道:“你以为我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才能威胁得了冥王呢?”

两个人的视线碰撞在半空中,一个是浑浊的却让人生畏,一个是乍起的威严。

“冥界超脱于五界之上。”梅林的身上终于显示出冥王的威严,他站在香榭一角,微微俯视着张潇晗,眼神锐利好像要射入张潇晗的心里。

“那么,它呢?”张潇晗的手忽然一甩,魂幡脱手而出,刷地落在了梅林的身前。

梅林紧紧地盯着张潇晗,然后慢慢地伸出右手,慢慢抓向魂幡,手指握着魂幡,汗却不由从脸上落下来。

张潇晗冷冷地看着梅林,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你若能控制这面幡旗,我立刻解了你的契约,有生之年不踏入冥界半步。”

梅林的手就停在半空,他明明抓着幡旗,却不敢将幡旗收回到面前,更不敢神识进入,他的视线一直就在张潇晗的脸上,听到张潇晗的话,手指握得更紧了,手背上的骨节都在发白。

“这还不够吗?难道梅道友还想要把我的性命留在这里?”张潇晗冷笑一声,将砝码再加上一层,“也可以,或者梅道友还可以开出任何条件,我张潇晗全都答应你。”

梅林的手抖了起来,好像魂幡沉重得他根本就握不住,他想要将魂幡拉到近前,可是又不敢做出如此动作,眼神里的犹豫与破釜沉舟交替。

“话不能说得太满了吧。”梅林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梅道友认识我张潇晗,也不是一天半天了。”张潇晗嗤笑一声,忽然将一点精血与灵光逼出额头之外,半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契约,灵光飞入进去,契约化作点点灵力消失,那滴精血蓦地飞向梅林,一点神识也从梅林额头飞回。

梅林一怔,不敢相信地望着张潇晗,张潇晗扬扬眉毛:“这里是你的冥城,你也自由了,还等什么?只要你控制了这面幡旗,我张潇晗便是你的阶下囚,这够了吧。”

梅林的手一下子送开幡旗,人也向后退了一步,差一点跌出香榭之外,他的嘴唇抖着,直愣愣地望着张潇晗,松开了幡旗的手握着又松开,松开又握上。

好一会,他颓然地低下头,坐在香榭的围栏上。

魂幡还是静静地悬在他的面前,他好像全然不知。

“让我来替你说好吗?你的冥界,你的冥城,只是一个复制品,真正的冥界并不在这里,也不是这里。”张潇晗嘲弄地望着梅林。

梅林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张潇晗,也死死地望着魂幡。

“八千多年前,你无法奈何我,是因为你惧怕冥界的死气,那么现在,在你的地盘上,你可以用整个冥城的冥气补充你自己,只要冥界冥城在,你的灵力就不会断,只要你打败我,杀了我,这枚幡旗自然就会与我解除了祭炼,你还可以把我的魂魄锻炼成幡旗的生魂。”

张潇晗慢慢站起来:“你瞧,我已经与你解除了契约,幡旗也在你的面前,我答应你,我不会动用幡旗的,如此,你可放心向我出手了吧。”

张潇晗垂手站下,满头白发,老态龙钟,浑浊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神采,但就是这样一个垂暮之年的老者,却让梅林连站起来的勇气都不存在了。

用整个冥城的力量与张潇晗抗衡?张潇晗既然敢说,就是有必胜的把握。

——感谢*迟雪*亲打赏的和氏璧,谢谢亲~

——今天就这些啦~~~~(未完待续。)

昆明普瑞眼科专科医院
长春治疗牛皮癣权威的医院
金华治疗性病费用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强
泸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