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战破九界 第七十三章 月海

2019-12-07 06:4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破九界 第七十三章 月海

那个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

即使是面对着四界六大高手,他也不曾露出畏惧的表情,那个“人”始终微笑的面对着成千上万的人马。

宁昊等人早已经被喝退下,眼下,处在最前面的,是人界的雷万行、韩江雪与冷风行;此外还有鬼界的胡彦秦,妖兽界的莫雷,魔界的横生。六人都坐在相应的辇车内,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良久,面对着这六大高手的谜一样的“男人”当先开口道:“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见到这么多的人了,只有一个人的日子还真是无聊啊。”

“你你是当年的神族强者:允德?”雷万行问道。听到雷万行这么一説,其余的人也纷纷反应过来,能存在于神族古墓中生存了万世之久的人,也就只有身为古墓主人这一种可能了。

那人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允德?居然还有人把我当做是允德,看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身为强者的你,那个几乎将我杀得片甲不留的你,他们也就只有记住你的份了。”那人与其説是跟雷万行等人説话,不如説是对自己説话。

“你你不是允德,你你是月海!”从一开始就跟在雷万行辇车旁的徐剑清指着那名男子道。

月海!那个传説在万世以前七族混战之中被神族不世出的高手允德斩下的月族不世出高手,竟然还活着。

”不会错的,你就是月海!“从挖掘古墓工程一开始就出现的徐剑清自然了解了所有事情,在允德生命的最后阶段,因为与月族不世出高手月海的决战,虽然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却也最终逃不过重伤陨落的命运。只是,在上古神族文字中,却记载着月海早已经死去,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眼前的月海成熟稳健,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比雷万行等人都年轻。

看着所有人疑惑的眼神,月海微微一笑,道:”很奇怪我为什么还活着,是吧,答案就在地下允德的古墓里。“

”怎么,这里不是古墓?“从一开始就保持着沉默的魔族大将横生道。

”这里啊,也算是古墓,不过,更加准确的説,这里是允德生前最后的记忆。“月海望着整个墓城道,”难道你们还没有发觉昨天那些被破坏后的墙体都恢复原状了吗?“

听月海这么一説,雷万行眉宇一皱,向旁边的徐剑清询问,徐剑清也将昨天发生的事一字不差的告诉雷万行。

”原来是这样,那,真正的古墓的入口在哪里?“雷万行问道。

月海让开一步,露出身后一个xiǎoxiǎo的xiǎo到连一个人都挤不进的幽暗的入口。月海望着入口道:”现在还不是进入入口的时机,要等到太阳直射入口的那一刻,才可以进入,现在,你们就先等一下吧。“説完,月海走到一旁,自顾自的睡着了。

真是个怪人。宁昊内心嘀咕道,第一次看到有人面对着六大天魄境高手还能睡得着的家伙,就算是当年强大如斯的月海,经过万世之久的时间,也应该会有改变吧。时间一diǎn一滴地过去了,阳光很快便直射原先的洞口,突然,整个洞口瞬间扩大几十倍,而且还在继续扩大的样子,很快,入口瞬间将所有人都吞没,三千多人瞬间来到一个陌生的空间。

整个空间非常巨大,就算是容纳了那么多人也不显得拥挤,而且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颗巨大的夜明珠照亮着前方的路,而不远处,就是跟外面的允德的记忆一样的古城。

月海走在最前头,有了月海先开路,雷万行等人也不客气,跟在月海后面,与原先在外围所见到的不一样,走近了众人才发现,这里的高塔倒的倒,毁坏的毁坏,经过了万世的岁月,这些原本是墓室的高楼建筑都几乎坍塌了。

走到一半,徐剑清忍不住问道:”太上长老,就这样跟着他,没有什么问题么?“

雷万行发出一声冷哼,道:”有我们在,想必他不敢耍什么花招,更何况,我猜想,古墓内一定有什么值得他想要的东西,只是他一个人无能为力打开,所以需要我们的力量,所以他不会做出什么事的。“

”是吗?“走在最前头的月海突然停下脚步道。

雷万行猛地站起来,没想到刚刚与徐剑清的谈话,竟被这家伙偷听到,可是对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才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偷听。其余的人一头雾水,都向雷万行这边看来。

”你只説对了一半,我是需要古墓内的一件东西,一件属于我的东西,而且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会带你们去古墓的中心。“话音刚落,月海就忍不住拍一拍手。

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引起骚动!

”哗啦啦“像是无数翅膀在一起拍打的声音,紧接着,在古墓那些坍塌的墓室的四周,出现了无数对泛着血红色光芒的眼睛。

”这这是嗜血鬼鸦!“其中一个离得比较近的人説道。只是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一大群嗜血鬼鸦迅速飞到他身上,用嘴上的尖牙撕扯着那个人身上的肉,一时间,一股血腥味充斥着周围,而相救那个人也已经来不及了,越来越多的嗜血鬼鸦被记忆中熟悉的味道所惊醒,原本就不大的空间,在一瞬间内被血肉的味道吸引住的嗜血鬼鸦所占领。

无数的嗜血鬼鸦飞在高处,又俯冲下来拼了命向周围的人攻击,一些人稍不注意的人一下子就被撕下一大块血肉来。宁昊带着xiǎo罗,极力的避开这些嗜血鬼鸦,与上一次在外面见到的嗜血鬼鸦不同,古墓内的嗜血鬼鸦体型更大,攻击力更强,无论是各方面,都优于外面见到的那些,而且数量也不比上一次宁昊他们见到的少。

这些嗜血鬼鸦就连那些世家弟子都挡不住,更何况是普通人呢,很快,整个古墓内便惨叫连连,古墓,瞬间变成了屠宰场。更可怕的,是在一群嗜血鬼鸦身后,还有体型不输一个成人的嗜血鬼鸦,虽然只是少数,但这群巨大的嗜血鬼鸦一出手,必定是血肉横飞。

整个场面顿时失去控制,最终,六位高手终于看不下去,纷纷出手,一个光罩瞬间将大家笼罩在其中,把嗜血鬼鸦都挡在外面。

宁昊向xiǎo罗那边看去,原本一起进来的两百多人,现在死去了大半,只剩下不到半数还活着。

月海冷笑着看着中央那释放出光罩的六人道:”以为有了结界就没问题了吗?“説完,月海右手成刀,向着结界劈下,只听到”咔擦“一声,一道无形的刀气瞬间在结界上开出一个两人来高的洞口,所有嗜血鬼鸦振起双翅,兴奋得钻进结界内,不过无数不多,很快,徐剑清他们便掌握住局势。

月海依旧面带冷笑着,只见他又拍一拍手,突然,宁昊感觉到脚下有些异动,连忙跳开喊道:”xiǎo心,脚下有“

话还没説完,只见脚下的土地下,瞬间伸出无数只枯槁的手,拉住所有能拉的东西往地下拖,一时间,又有许多人死在这些鬼手上。紧接着,从地面上,钻出无数具枯槁、长着一对獠牙的尸体,见到人就扑上去,一阵撕咬,刚刚抑制下去的混乱场面再次爆发,所有人都无心恋战,只希望能快diǎn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吼“,一声嘶吼,却是雷万行的灵兽麒麟被从地下伸出来的无数只手强行拖住,那些鬼手似乎打算将这两只身形巨大的灵兽给拖到地下,紧接着,韩江雪、冷风行、莫雷、胡彦秦、横生等人的辇车也遭受到攻击。不过,能成为他们的坐骑自然是不一样的,麒麟兽爽蹄一振,原本想马蹄的脚瞬间变成带着爪子的脚,一顿横扫,那些鬼手纷纷断做两段;冷风行的白泽仙兽身上也发出一阵白烟,将鬼手淹没,白烟过后,那些鬼手全都消失不见了;而胡彦秦则是一对鬼兽独眼鬼兽,独眼鬼兽只有一只硕大的眼睛,通体为血红色,专食腐尸,是这些鬼手的克星,只见独眼鬼兽大嘴一张,在附近的鬼兽瞬间化为残汁被吸收掉;而妖兽族的莫雷却没有什么特色,只是单纯的妖兽界的其中一种妖兽:猎风战獒,虽説不是高级血统的妖兽,但猎风战獒一旦凶起来却不会比麒麟差;魔界的横生也是一样,只是普通妖兽而已。相比之下,倒是人族的灵兽数量最多。

挣脱开地面鬼手的束缚,麒麟兽当先飞到半空,在麒麟兽四周,顿时出现一个光罩,虽説不比雷万行等人,但在实力低下的人面前,这些灵兽妖兽绝对是蛮横至极。其余的也跟着飞到半空

,用光罩保护自己,不过这样一来,刚刚人群中最强的六大高手的结界也已经消失了,一时间,无数的嗜血鬼鸦与鬼尸扑向失去庇护的众人。

宁昊见情况越来越糟糕,刚欲拉着xiǎo罗离开,突然,宁昊感觉到脚下被一只手拉住,正想一脚踢开,回头一看,却是跟宁昊一起混进来的人,那人满身是血,带着十分惊恐的语气道:”求求你,救救我,救救“话还没説完,宁昊便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身后的鬼尸拉走。刚被拉开,那些鬼尸便猛地扑向那人,只是片刻,那人却再也叫不出来了

宁昊紧握拳头,也顾不得让南宫世家的人发现,双手一挥,一个火球便出现在宁昊手心上。宁昊对着集中在一起的嗜血鬼鸦抛去。

嘭!

灼热的火浪瞬间吞噬了大量的嗜血鬼鸦,只是火浪过后,更多的嗜血鬼鸦疯狂的扑面而来,这些嗜血鬼鸦,似乎永远都杀不完。

从一开始就站在一旁的月海惊讶的看着宁昊,一个能将二品武技发挥到这种地步的少年,更重要的是,月海从宁昊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月海微微一笑,道:”真是个奇异的少年。“説完,月海渐渐退后,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宁昊拉着双腿发颤的xiǎo罗,从一开始,xiǎo罗就被吓得脸色惨白,完全失去意识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先前一起进来的那群普通人,只剩下不到二十人。宁昊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且战且退,终于逃到出口处,宁昊却惊恐地发现,出口,不知何时关闭了!

现在的宁昊只剩下跟xiǎo罗在一起。如果回到人群中,活下来的几率应该更高一些吧?

面对接连而来的嗜血鬼鸦与鬼尸,宁昊心中苦笑道。

嗜血鬼鸦与鬼尸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两个活人,全都兴奋的扑向宁昊与xiǎo罗。宁昊深吸一口气,手中的火球接连抛出,在幽暗的古墓中,腾起明亮的光彩。

嘭!

嘭!

身上仅存的几十颗火爆丹几乎用完,地面上满是在火浪中死去的嗜血鬼鸦与鬼尸堆积起来的尸体。虽然嗜血鬼鸦与鬼尸的数量上已经有所减少,然而,还有大量的嗜血鬼鸦与鬼尸扑向宁昊与xiǎo罗。宁昊刚挡开一只巨型嗜血鬼鸦的攻击,体内的灵力也已经到达极限。宁昊转身望去,突然看到一只嗜血鬼鸦猛地扑向xiǎo罗,宁昊虽惊不乱,整个人一跃而起,一拳将嗜血鬼鸦打飞。

宁昊回到地面上,刚想拉起xiǎo罗离开,却猛然发现,在xiǎo罗身后,不知何时潜伏着一只绿眼鬼尸。鬼尸猛地扑向宁昊,宁昊已经来不及躲开了,只能本能的伸出手臂,让鬼尸咬住。

一阵眩昏感袭来,宁昊挣脱开鬼尸,却双腿一软,倒在地上,而宁昊看去,只见那只鬼尸与其余剩下的鬼尸,向着已经被吓得忘记逃跑的xiǎo罗走去。

”不“宁昊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济南白癜风

汕头哪家医院治疗包皮过长好

浙江大学校医院怎么样

深圳烤瓷牙的保养

淮安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幼儿厌食怎么办
宝宝厌食怎么办
分享到: